大视界故事之——流浪的家猫

2014-07-30 23:07 阅读 667 views 次 评论 0 条

 “好几天没看到‘双汇’了,它跑哪里去了”!
      有学生开始思念这只流浪老猫。我不禁想起第一次看见它的情景。
      在喷水池旁的桌椅下,它亲昵的靠在一个老太婆的脚边,被发现后遭一脚踹开,我有些同情它,心想它的主人怎么这么凶狠?我一伸手它,它就将脖子靠过来,在我手上蹭蹭蹭,当我是阔别多年的亲人一般。老太婆好心的劝我:“别摸它,野猫身上有跳蚤!”我并不介意,还是和它玩耍了一会。
      几天后,发现它爱在学校门口转悠,原来学生们很喜欢它,经常给它买火腿肠充饥,它也狼吞虎咽吃得痛快。渐渐的,它来的次数多了起来。它察觉到我们对他的友好,于是赖着不走了。它常常蹲在画室门口,怎么赶也赶不走,仿佛故事里长跪地上求师收徒的执着学生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然而想想它不过是馋那根火腿,而且嫌它身上太脏,所以我并没打算让它进来传播虱子和疾病。
      学生们倒不嫌弃它,常常逗它玩,并把自己吃的饭菜给它充饥,一段时间后,它出入画室如无人之境,还时常踱着方步在教室来回巡视,就像我巡查画室一样来去自如。念在暴风骤雨的夜晚它还坚守在门口,念在炎炎酷暑的午后它都不曾离去,我终于比大家晚一步接纳了它,让它随意进入不再撵它出门了。
      它肯定在隔壁看过电视剧,知道武侠剧里长跪几天的学徒最终都能感动师傅,于是它决定死磕来换取那份美餐和居所。它的执着赢取了所有人的心。这只脏兮兮的老猫性格温和,有着一双清澈碧蓝的眼睛。从它的性格判断,以前肯定是受过良好的家教,因为它从不在画室拉屎拉尿,更不破坏教具,颇有些落魄贵族的气质,为自己保有一份乞食者最后的尊严。
      画室楼上楼下、办公室、厕所和窗台都被它当成领地巡查过后,它决定把静物台的当成了它的窝,每次都在那里入睡,全然不顾周围聚精会神作画的学生,它那可爱的睡姿时常让大家捧腹大笑,但我们并不责怪它,让其自由的生存。它逐渐成了我们的一员,被看做我们的吉祥宠物。老师号召大家为它命名,最后“双汇”以绝对优势一致通过,它终于真正有了个家,并且有了个全新的名字。
     大家已经习惯每天看到它,时不时的逗它玩一下,它却逐渐厌倦了火腿,开始挑食起来。
     这样平静的过了一段时间,学生们从基础课程已经过渡到黑白水粉阶段。
   “好几天没看到‘双汇’了,它跑哪里去了”!直到有学生发问,我们才意识到双汇已经好多天不见了,大家开始想念它和担心它,后来发现它去了另一个画室,在那边的食堂讨吃,大家顿时愤愤不平——叛徒,有火腿便是娘!
     对于它的变节行为,有些学生不再像以前那样热爱它,更可能的是因为时间久了就麻木了,就像天天在家的孩子习惯性的和父母拌嘴,一旦离开久了就极其想家,更有甚者在接待室嚎啕大哭,但她真的回家后未必和父母那么亲近。其实这是玩笑,我从不要求一只猫忠贞不渝,更不把对手当敌人。所以它回来时我开玩笑的拷问它:“快说,那个画室有多少人,收费标准是多少?你有没有透露我们的机密?”但心里从不以为意。
      也许是觉得还是我们这里充满人情味,双汇叛逃之后最终留了下来,画室里又多了一个特别的成员。
      如果它懂人类语言,我会对它说:“双汇,大视界是你的家,而不是你的囚笼,你原本是自由身,现在也不受约束,只是在暴风骤雨的夜晚,要记得返家的路。

http_imgload.jpg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大视界故事之——流浪的家猫 | 重庆画室
分类:重庆大视界画室 标签:

发表评论


表情